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从女性的“自觉”走向人的“自由”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从女性的“自觉”走向人的“自由”
时间:2018-8-17 12:56:24      点击次数:1397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陶咏白     字体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一代大都出生在60年代的女艺术家,成名于少女时代,走过了少女的青涩时期,如今在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师的多重角色中游刃有余地叱咤于当今画坛,这是一个多姿多彩的群体。她们从不同角度,开拓着女性题材的广度和深度。不同程度地从单纯的女性个体向着女性群体与整体社会思考中创造着新一轮女性艺术的风貌。

     幸福的70后、80后的宝贝们,被称为“新人类”、“卡通一代”、“新新人类”、“后人类”,她们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中成长,在日趋国际化的信息时代渐趋成熟,开放的意识,优裕的生活,为她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自由的艺术空间,也为她们更加自我化的艺术提供条件。她们没有经历过动荡的战争和革命运动年代,没有象上两代那样背负着深重的社会拯救意识。这些大都出生在独生子女时代的女娃,是外来的动漫影视、图书陪伴着她们渡过了孤独童年,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们艺术审美的爱好,她们在大众文化的浸淫中接受时尚流行文化,网络文化、电子资讯,并转换成她们的艺术创作元素,形成了新的艺术风貌。如:川美的女娃们,借着这些动漫的资源,在绘画中虚拟着自己的想象世界。从熊莉均的炫丽、陈可到杨纳,那些大头、可爱,富有想象的卡通形象,都有种夺人眼目的快感;沈娜则受日韩动漫的影响,借此手法毫无顾忌痛快淋漓地表现着同性恋者之间亲昵爱昧的种种形态。与当年李虹表现底层的同性恋打工妹有很大的区别,李虹所表达的是在男性强权的时代,打工妹之间为了不被欺骗,不被伤害,寻求安全和慰藉的一些无奈的生存者;而沈娜中的同性恋者则是她们选择的一种自由的生活方式……。而现在这些女娃们以全新的视觉形象表达新一代人的所思、所想,表达她们多样而复杂的心灵世界。艺术创作对她们来说,似乎是“游戏”的方式,这或许就是一种新颖的艺术态度、生活态度,或许正是她们所要建构的新的价值观。她们那些更加个人化的创作,也很快获得了成功,大有“前浪潮推后浪”的趋势,但往后的发展还看各人的素质和耐力。
 

 三,走向人的“自由”的女性艺术
 

    如果说90年代是女艺术家以回归“女性”,突现“女性特质”的艺术为价值指向的话,那么,进入新世纪后,热闹过后的女艺术家们沉静了下来,开始进入了对“性别”含义的反思阶段。90年代女性意识的觉醒,找回了作为女人的本源,还女人一种自然的天性。而性别“二元论”所造成的“男尊女卑”传统的定式思维,在艺术上形成的男阳刚,女阴柔的审美标价值观,长期限制了人们艺术个性的自由发挥,甚而已内化为女性自觉的价值认同。因而“男女平等”,虽是“性别”的解放,但归根到底是人的解放,人的个性的自由发挥。性别“二元论”的定式思维所给艺术造成的种种禁忌,既限止女性,也同样限制着男性艺术家的自由发挥,为什么女画家的作品较为刚强之态,就会受到“有大丈夫气”的赞赏,而男画家较为阴柔的作品,就难为人们理解。如男画家黄海燕所画阴柔化的女性图象;许恒的男扮女装的“换装”艺术,就会遭遇非议而不被认同,为什么不能给予他们艺术自由选择的权利呢?因而超越传统性别“二元论”的定式思维回归人的本性,在一个真正自由的精神空间,来展现自己的本色和真实的存在。社会进入E时代,传统的性别“二元论”定式思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冲击,“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已不再成为不变的定律,时代不断把女性推向前台,男强女弱的固定阵势在不断消解,男女性别特征,除了生理性别以外,社会性别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着,传统的“二元论”呈流动态向多极发展着,为什么过去崇尚“林妹妹”式的女性,又为什么有一时期转向“薛宝叉”式的女性,而近年突然热捧起“超女——林宇春”这样一位中性色彩的女性呢?基于这样的认识,在当今多元文化空间中自由展现自已的艺术个性才是选择的唯一。因此她们从“女性的自觉”逐渐在走向“人的自由”中,显示出了女性艺术探索的新的趋势。

    在艺术的创作中也不分年龄的高低,过去老有“代沟说”,艺术上的“代沟”,只存在于不思前进的保守者中,这次《进行时·女性》艺术邀请展,虽应条件所限,参展女艺术家只有32位,却集中了年龄跨度有半个多世纪具代表性的祖孙三代女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但你能看到明显的“代沟”吗?已年过70的赵友萍、邵晶坤、庞涛、鸥洋已是这群参展艺术家中的妈妈或奶奶了,她们是新中国美术学院培养出的第一代美术学院的大学生,在六十年代初就闻名遐迩,都是杰出的写实画家。历经种种政治运动,青春蹉跎,坎坷一生,只是近20多年来才能画自己的画,她们卸下历史给予艺术施加的重重包袱,为自已的美学理想无怨无悔地不断地奋斗着、探索着。新时期带了她们艺术的第二个青春期,她们与自己的学生在同一起跑线上,从单一的艺术模式中走向各自心仪的艺术理想的追求中,赵友萍用泼彩手法把大自然的无穷魅力和人对大自然的无限遐思溶于她那辽阔,优雅的画面中;邵晶坤在游刃于光色赋于璀灿的的油画色彩中,近年又大跨步地进入抽象绘画的艺术天地让自己的思絮、情感、幻想神游其中;庞涛是新时期初最先步人抽象绘画领域的画家之一,她从分解几千年前殷商时期的那厚重狰狞的青铜器为绘画元素,构成中国文化具现代意识的抽象画面,近年她又从远古的文物堆里走出来,直面现实人生,用她的画面,直击高度文明发展的时代,竟然战争连绵、控怖杀戳愈演愈烈,所谓文明社会却继续着绝灭人性的野蛮。她的作品中有对“9·11”、和伊拉克战争的控诉,也有对“5·12”汶川大灾难中死难者的哀悼。鸥洋在油画民族身份的探索中是最早提出了“意象油画”观念,20多年来孜孜不倦地深化这一理念并扩展自已“意象”艺术的题材和技艺的纯粹。概而言之,在她们的艺术中,没有有意为之的性别意识,她们的艺术始终与整个时代的脚步同行,坚持着在转型时期的艺术与中国当代文化同步前行的理念而定位自己艺术的变化与创新。执们在坚持着自我艺术个性的充分发挥,在艺术表现出了女性的优雅和柔韧,又不乏放眼宇宙、人类进步的气度和坚定的美学品格的追求。

    60后的徐晓燕,总能发现别人不以为然的事与景,从一块玉米地开始,画出了生命的感觉,画出了对大地感恩的心情。此后看到一棵快烂的白莱,能画出绚丽的白莱系列;见一堆垃圾,她又能画出系列城乡结合部的变迁;如今她又在挖土机上做文章,画着正在建设中的城市,画出山河改貌的过程。她从小中见大去完成她对大地、乡材、城市及至生态环境的思考。这种气量,不是传统女性可以担当。陈淑霞的油画山水,似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禅境,在喧嚣的闹市,竟有这份优雅宁静的心态,连古代林下风流的文人恐也难得。这是怎样一种人生追求?诗迪,这位宝石学专家的画,在科学的理性研究中,以对宝石的感性直觉,诗性的神秘体验,化为晶莹剔透的画面,让有限的生命畅游在无限的宇宙中,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70后的黄敏的《清明上河图》,把古代的山水名画与今天的人群组拼一起,这种后现代的语言方式,把古今连接起来,把透着古人气息的山水,与今人漠然的态度,对比呼应,在庄严与世俗,精神与现状中交流,其间虽有栏栅阻隔,遥远而又亲近,尽管今人可以不予理采,但仍有气息传流,传统的精神在延续。粗看她的画,有点怪异,不曾想隐藏着如此深的哲理。

     江黎的《环扣》、《律》;刘立宇的《生存》、《巢》;李永玲《离合》分别用木头、玻璃、磁铁等硬质材料制作的雕塑或装置,虽材料不同,表现的形象各具个人特点,以她们的巧思把人类间互相依存的生存关系蕴含在自己的作品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么和谐,那么有力,那么漂亮,在她们的作品中,淡化了性别,似乎只发出一个声音——让世界充满爱,或是这些作品的主旨。

     虽然性别特征不是衡量艺术的标准,但艺术个性的发挥又往往受制于性别,如果不从传统的性别“二元论”的定式思维解放出来,就难以真正发挥个性,展示才华。只有性别的解放才能带来个性的解放,进而促进个性的发展。这三代女艺术家的艺术探索的价值指向,清晰地展示着这一理念。

    “进行时·女性”艺术展,浓缩了这个多元文化时代女性艺术的概貌,为中国女性艺术发展史书写着当代鲜活的一页。
    
                         2008.6.29.名佳花园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白明 【 打印 】

    相关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2018-11-8 10:48: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