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时间:2018-11-7 12:43:36      点击次数:83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杨卫     字体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说的这个创作时代,是指“85新潮”影响下的一个艺术时代,当然也包括了1989之后的所谓“后89”艺术。尽管“后89”的艺术从创作模式上对“85新潮”有着某种颠覆,但其形态却并没有什么改变。也就是说从文化针对性上,“后89”与“85新潮”的步调基本是一致的,都是要借着一种新生的创作力量与旧的意识形态分庭抗礼,以此来为中国当代的新艺术发展谋取一个生存空间。所以,我喜欢把它们看着是一个具有革命色彩的创作整体,而它们所享有的那个时代,我更愿意称之为后社会主义的艺术时代。

     早在1985年,高名潞曾经写过一篇题为《一个创作时代终结》的文章。文章以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为例,对过去那种歌功颂德的政治性艺术做了一番较为彻底的清理。我们可以把高名潞当时所写的那篇文章看着是为“85新潮”扫平路障,由此所开启的一个历史新篇章,就是要以一种西方现代主义的人文视野来替代过去的政治抒情。现在“85新潮”已经成了冠冕堂皇的正史,但就当时而言却是洪水猛兽,为很多旧势力所不容。正是基于这个原因,高名潞提出了破大于立的思想,并以对文化观念的强调撼动了那个旧有艺术世界的基石。在1987年他与刘骁纯的一次对话中,曾经驳斥刘骁纯的艺术观点,这样指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文化问题而不是点线面”。今天看来,高名潞之所以在当时如此强调文化问题,其实还是希望能够从根本上开刀。也就是说他是把艺术看着一种开化社会空气的工具,从根本上是为了改变中国人的思想观念。这是高名潞相比刘骁纯显得更为激进的一面。也正是因为这种激进,使高名潞与刘骁纯在那次题为《文化与美术·破坏与建设》的对话中明显占了上风,赢得了对那个时代的解释权与话语权。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个时代,的确更需要高名潞那样的激进主义思想。因为在顽固不化的旧势力面前要想开辟一个新的创作环境,就必须得一刀两断、彻底与过去绝裂,只有这样才可能通过思想上的启蒙,最终为新艺术的发展争取更多理解的社会空间。不过,这种邀进也有其失误的一面,最大的失误就是将所有艺术问题归咎到了社会问题,结果就是把艺术演变成为社会革命的附着物,在助长某种看风使舵的随机意识的同时,忽略了持久的语言探索与持续的形而上批判。社会环境宽松时可以启蒙,而一旦社会环境变得恶劣,便没有了现实的出路,也就只好退守到地下状态,成为秘密的地下工作者。其实,这也正是导致“后89”艺术从创作模式上彻底转变的一个内在原因。

     众所周知,1989年是中国社会史上的一个分水岭,之前和之后的意识形态可以说有着天壤之别。之前的八十年代如果我们可以用理想主义来概括,那么之后的九十年代只能以悲观主义来形容。“后89”艺术就是产生在这样的一个节骨眼上。按照栗宪庭的经典阐释:“后89”艺术是一种悲观情绪下的无聊感体现,带有对政治情结的自我消解倾向。从栗宪庭的这种阐释中,我们能够看到这个时期艺术方式的转变,其实从根本上不是由来于艺术自身,而是来自于社会环境。也就是说社会环境的变化把艺术家从中心推到了边缘,进而使他们由启蒙变成了批判。这也就难怪“后89”出来的一些艺术新星,比如方力钧、岳敏君等,能够跟“85新潮”的一些革命老将,比如王广义、张晓刚等结成同盟的原因。因为他们虽然时隔两代,但就当时他们的生存处境与艺术方式而言,却有着极大的相似性,那就是同样处在所谓的地下状态,也同样发泄着自己种种对于社会的不满情绪。事实上,当时的西方社会之所以关注这些艺术家,就在于他们能够拧成一股绳,构成一种社会反叛的潜在力量,而这种力量在西方人看来正是未来中国社会革命的新希望。所以,“后89”艺术作为另一种意识形态的输出,出现了“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并由此扩大到国际舞台上,跟西方当代艺术有了对接。

      某种意义上,今天中国当代艺术享有的国际化视野,得益于“后89”艺术的铺垫。如果没有“后89”艺术从意识形态上首先吸引西方人的眼球,引领他们逐渐进入到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内部,也许走向世界只是一句空头支票,需要错后许多年。从这个意义上,“后89”艺术功不可抹。但是,那毕竟已经成了过去时,而且那种意识形态的颠覆方式受到特定时代的局限,留给今天可挖掘的资源已经越来越稀少了。这就像“后89”艺术可以用相对整齐的集团军面貌在国际舞台上和盘托出一样,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不太可能再发生的事情。因为中国社会的开放已经打破了原有的保守格局,使原先跻身于地下的意识形态也陆续浮上了地面,并在市场化的角逐中分崩离析,成为了各个竞争的单元。所以,我们今天很难再把中国当代艺术归于正与反的两种意识形态旗下。因为过去那种用来对抗的战壕已经完全被资本荡平了,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也无论何种姿态,何种主义,都可以在市场条件下自由生长,但又都不可能涵盖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如此丰富的现实。对此,也许有人会抱怨,认为是潘多拉的匣子被开,失去了应有的学术规范。但如果我们重新回过头,再冷静地看一看这二十多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史,它曾经所规范起来的又是些什么呢?无非还是以各种各样的文化名义,比如思想启蒙,比如人文批判,来为中国的新艺术谋取一个生存与发展空间。问题其实恰恰正在于此,就在于这样一个多元的开放空间在几代人的辛勤努力下终于迎来了。那么,迎来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又将以何种方式再继续呢?我现在虽然也回答不了这样一个问题,但我想新的起点可能不完全就是过去的终点,至少对于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而言,前面已经有了好几代人的铺垫,不可能再回到高名潞他们当年那种前无来者的处境,也就不可能重复破大于立的观点。因为由这种观点所中断的那种语言探索,其实恰恰是我们深入历史,并最终走出自我,向人类普遍性迈进的文化线索。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 打印 】

    相关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2018-11-8 10:48: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