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彭德】六法别考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彭德】六法别考
时间:2018-11-7 13:11:43      点击次数:1193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彭德     字体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古代人名避讳,不绝于史。淮南王刘安父亲名叫刘长,《淮南子》中凡是长字,一律改为修字。王羲之因祖父名叫王正,他的法帖中的正月写为一月,或作初月。其他正字,统统用政代替。宋武帝名叫刘裕,谢灵运的叔祖名叫谢裕,不得不以字为名,史称谢景仁。谢氏家族另一位名叫谢举的成员,听到别人提到父辈的名讳,视为羞辱,竟伤心地哭泣。既然如此,谢赫《古今画品》又有“但取精灵”的灵字,作何解释?这涉及避讳的另一项原则,即二字名不必遍讳。比如宋武公名司空,司空一职改为司城;唐代避李世民名讳,改民部为户部,但他的大臣虞世南不必改名。(《颜氏家训•风操》:“梁世谢举,闻讳必哭。”其他事例见南宋周密《齐东野语》卷四《避讳》。)精灵在当时是一个通用而不宜更改的古词,举例如下。

〔东汉〕傅毅《舞赋》:“摅予意之宏观兮,绎精灵之所属。”
〔东汉〕蔡邕《协和婚赋》:“受精灵于造化,固神明之所使。”
〔西晋〕左思《吴都赋》:“舜、禹游焉,没齿而忘归,精灵留其山阿。”
〔西晋〕左芬《万年公主诔》:“况我公主,形灭体讹,精灵迁逝,幽此中阿。”
〔东晋〕葛洪《抱朴子道意》:“精灵困于烦扰,荣卫消于役用。”
〔三国〕吕安《髑髅赋》:“髑髅蠢如,精灵感应。”
〔南朝宋〕何承天《达性论》:“三后在天,言精灵之升遐也。”
〔南朝宋〕谢灵运《孝感赋》:“顾微心之庸褊,谢精灵于昭晰。”
〔南朝宋〕颜延之《释何衡阳达性论》:“精灵必在,果异于草木。”
〔南朝齐〕王僧虔《乐表》:“舞咏与日月偕湮,精灵与风云俱灭。”

南朝大家族,首推王、谢两家。王氏家族多出书家,谢氏家族多出画家。谢氏家族成员,谢灵运擅画佛像,他的族弟谢庄、谢惠连兼擅书画。另一位族弟谢稚,传到唐代的人物画就多达11件,仅次于张僧繇、陆探微和顾宝光。六法的形成,同这几位人物可能有直接关系。谢赫如果不是这个家族的后人,哪有条件浏览古今名家作品?按《续画品》记载,谢赫擅长人物画。他的作品在当时广为人知,画风为画坛人士所效仿。六朝推行以士族用人的制度,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谢赫很难直窥堂奧,出人头地。

气韵(气运)多歧义,是由于没有人对它的演变进行分类界定与解释。在六法中,气指人的生命本源,韵(运)指人的生命状态。气韵的韵,本指宫、商、角、征、羽五音周流回还的节律。六法中的气、韵联用,作为比喻式的合成词,同音乐已经没有直接关系,变成术数术语“气数”的同义词。运是性命学中的气数,也就是命运状态。汉唐之际,说一个人的生命终结,就说气数已尽。气数、气运、气韵,在六朝时期是一组可以置换的同义词,指人的生命过程与状态。

骨法用笔

六朝以前,根据人的相貌、肤色以及体态,鉴别人的优劣和推测人的命运,名叫相术或相法。相法最重视的是骨法,这是历代相法的共识。

宋玉《神女赋》:“骨法多奇,应君之相。”(身骨很不平常,符合女君的骨相。)
《史记·淮阴侯列传》:“贵贱在于骨法,忧喜在于容色。”
王充《论衡·骨相》:“人命禀于天,则有表候于体。表者,骨法之谓也”;“非徒命有骨法,性亦有骨法。秦王为人,隆准长目。”
王符《潜夫论·列相》:“骨法为禄相表,气色为吉凶候。骨法为主,气色为候。”
任逍遥传本《月波洞中记》卷上:“骨法九般,皆贵相也。所谓九骨者,一曰颧骨,二曰驿马骨,三曰将军,四曰日角,五曰月角,六曰龙宫,七曰伏犀,八曰巨鏊,九曰龙角。以上九骨,皆三品之相。”

骨法的法,本指人体骨骼的基本形态,也就是结构。谢赫所述六法中的骨法,法字容易被六法的法的含义同化。六法的法指描绘方法,所谓骨法用笔,是指用笔墨线条勾描人物轮廓的方法;而相术骨法的法,则是指形态或常态,同法字的原始义接近。法字从水,水的基本形态是平,江湖泽中的水,不论如何汹涌澎湃,终归于平静;器皿中的水,不论器皿如何倾斜,总是保持平正。人的骨骼的基本形态,如同水的常态不变一样。

隋唐之际,帝王为了打击魏晋以来的世袭贵族,人相学家受到惩处,著作一律收缴。如广为流传的汉代许负的人相学专著《相法》,到唐代时失传,连书目都不再见于文献,以致北宋术数家对一些术数常识与术语都解释不清。六法本义的讹变,同文献的失传有关。

应物象形

应物象形的物,既可以指动植物或事物,也可以指人。物以类聚、物伤其类、恃才傲物中的物,指的都是人。六法各法,分解人的神态、体格、相貌、肤色、等级,于是各法不称人而别称物。

《后汉书•明帝纪》:天生神物(指汉光武帝刘秀),以应王者。
刘邵《人物志》:“盖人物之本,出乎情性。禀阴阳而立性,体五行而着形。若量其材质,稽诸五物。五物之征,亦各著于厥体矣。”
《世说新语·方正》:“卢志于众坐问陆士衡:‘陆逊、陆抗,是君何物?’”
《南齐书·焦度传》:“帝见度身形黑壮,谓师伯:‘真健物也。”’

随类赋彩

随类赋彩的类,指人的相貌类型。早在汉代以前,相学家就将人的面部轮廓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型。金型方,颜色白;木型长,颜色青;水型圆,颜色黑;火型尖,颜色赤;土型厚,颜色黄。古代绢画和壁画中的人物的形态和用色,之所以常常同人的自然形态和色彩不同,盖出于此。它使得相关的人物画具有约定俗成的象征意味。

《礼记·礼运》:“人者,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五色、六章、十二衣,还相为质也。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被色而生者也。”
《淮南子·地形训》:“东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苍色。南方阳气之所积,署湿居之。其人赤色。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白色。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闭也。其人黑色。中央四达,风气之所通,雨露之所会也。其人黄色。”
王充《论衡·诘术》:“木人青,火人赤,水人黑,金人白,土人黄。”
《灵枢经·阴阳二十五人》:“先立五形金木水火土,别其五色,异其五形之人,而二十五人具矣。木形之人,似于苍帝。其为人,苍色。火形之人,似于赤帝。其为人,赤色。土形之人,似于上古黄帝。其为人,黄色。金形之人,似于白帝。其为人,方面,白色。水形之人,似于黑帝。其为人,黑色。”
萧吉《五行大义》卷三《论配五色》:“《相经》曰:‘青气初来如麦生,盛王之时如树叶青,欲去之时如水上苔。赤气初来如赭柱,盛王之时如朱丹,欲去之时如干血。黄气初来如蚕吐丝,盛王之时如博〔棋〕,欲去之时如枯叶。白气初来之时如玺璧,盛王之时如粉上光,欲去之时如鲜钱。〔黑〕气初来之时如死马肝,盛王之时如漆光,欲去之时如苔垢。’”
 
经营位置
经营位置的位置,指安排画面人物之间的等级与主次关系。按照东南西北中五方位置,神分五帝五正,人分五五二十五种。人的分类,首先是按职位划分。职位分类的原则是五行。东西南北中,对应木火金水土。帝王位于中央,坐北朝南,北为先帝,南为民众,文臣在东武官在西。

《文子》卷七《微明》:“昔者中黄子云:‘天有五行,地有五岳,声有五音,物有五味,色有五章,人有五位。’故天地之间二十有五人也。”
《尚书大传》卷二:“维五位复建,辟厥沴。”郑玄注:“君失五事,则行相沴,违其位。复立之者,当明其吉凶变异。”
《淮南子·时则训》:“孟春之月,招摇指寅,昏参中,旦尾中。其位东方,其日甲乙,盛德在木。”按:“其位东方”之其,指青帝伏羲。

周朝天子祭祀天地和四方神明,接见诸侯,同别国结盟,通常要在国都郊外的水边,用土修建一个方坛,边长三百步,高四尺。方坛的中央,安放一个四尺见方的木质立方体。立方体的六个面上,分别涂饰青、赤、白、黑、玄、黄六种颜色:上面玄,象天;下面黄,象地;左面青,右面白,前面赤,后面黑,象东西南北四方。这个木制六色立方体的安放,便于确定祭祀对象与祭品的摆放,便于四方来朝的诸侯或卿大夫,在举行仪式之前,通过方明的颜色,确定自己应该站在哪个方位。这个方位仪,名叫方明,顾名思义,就是让人辨明人与神的身份等级、五方位置的立体装置。

《仪礼·觐礼》:“诸候觐于天子,为宫方三百步,四门坛十有二寻,深四尺,加方明于其上。方明者,木也。方四尺,设六色:东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玄下黄。”胡培翚正义:“方明,以方四尺之木为之,上下四方,共有六面。设六色者,每面各设一色,以象其神。”
《考工记·画缋》:“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
《陈书·宣帝纪》:“〔九月〕乙巳,立方明坛于娄湖。”

位,不止于空间的处所,它还同人的德行有关。比如先秦学者用六德划分人类。人在位置中的天职或使命被这样分配:

郭店战国楚简《六德》称为六职:“有率人者,有从人者,有使人者,有事人者,有教者,有受者。此六职也。”“率人者夫,从人者妇,使人者君,事人者臣;教者父,受者子。”“何谓六德?圣智也,仁义也,忠信也。圣与智戚也,仁与义戚也,忠与信戚也。”(德按:仁与义戚,即子与君戚。子为父之子,君为天之子,故戚。戚,近也。)“义也者,君德也;忠也者,臣德也;智也者,夫德也;信也者,妇德也;圣也者,父德也;仁也者,子德也。”

本文为纪念阮璞先生而作,有删节,2008年7月于西安美术学院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 2019-5-20 12:20:32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月出刊 2019-4-23 16:14:43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2019-4-23 15:47:37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羞辱中国当代艺术界” 2019-4-23 15:23: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