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时间:2018-11-8 13:32:35      点击次数:119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冀少峰     字体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觉得自己就像在江西丢了根据地的红军,很长时间找不着北。在绘画之外去做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如同你总要过乌江吧?总不能坐在大渡河边上等死吧?雪山要爬,草地要走,于是才会有北上的转机。画室里不可能有惊心动魄的杀伐,但是对于一个孤单的人来说,可简可繁的一生又何尝不是长征呢?绘画对于画家来说其实也是如此,有人终止在湘江,有人断送在卢定,也有人到延安。还有人一直充当反面的力量,促使命中该止步的止步,该狂奔的狂奔。我对自己的看法是,既没止步也没狂奔,我在背弃自己的真理一路流浪。但是,流浪途中看到、经历、感受过的一切,渐渐变成一股力量,把我重新推到曾经离弃的真理门前。

王焕青:《在真理门外流浪》

        上世纪90年代,社会问题和文化情境发生了重大转向。焕青这辈人面临的是一种进入新的文化背景的挑战,但他们似乎又害怕失去旧有的生存背景,他们在精神上的极为苦闷与压抑恰恰在于他们在理智上又是如此的清醒。英雄主义的情结,对宏大叙事的迷恋至深,使他们难以挣脱以往的经验禁锢和叙事逻辑,由追求崇高的人生意义最终走向了“意义的缺席”。神圣的依托已然不存在了,现实的原则要求他们要直面日益走向消费社会的现实和被消费时代所异化了的人及人的生存处境这么一个社会现实。面对全新的社会文化情境,如何使自己的艺术创作和时代发展相吻合呢?他思索、徘徊、观望、探索,没有现成的答案可寻,最为行之有效的就是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他满怀激情地将自己对自然的认识,对艺术的理解,对人生的感悟倾诉于此时此刻的视觉传达中,无论当代艺术的风潮来势有多么猛烈,也无论是现存的艺术传统有多么深远,如果与他的艺术追求和文化理想有悖,他都表现的是一种奋力抗争和决不妥协的姿态,如果说现存的创作方法和技巧无助于或有碍于他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即使被众多艺术同僚奉为圭臬,他也会断然弃之,如果说现存艺术在某个方面能张扬他的艺术追求或有助于实现自己的文化理想,他便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他又是一个从不视绘画的任何常规法则是天经地义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人,他只是依赖他周围的自然事物,他的眼睛和大脑,他有时甚至表现出一种少有的目空一切或妄自尊大,他满脑子塞满了哲学家式的思考,他总爱沉思,这使他时而温和,时而狂燥,又时而处于矛盾的状态。他有着诗人般的灵魂,哲学家的睿智和艺术家的狂放桀骜与不训,他不断在搜寻着下一个艺术目标,也许是架上艺术已难以彰显自己在艺术上的强烈诉求,也许是架上艺术已难以抒发自己对当代艺术与社会人生的情怀,也许是架上艺术这种传统的表达方式难以适应当代艺术的强烈追问,他开始放弃那个给他带来声誉又坚持多年的绘画风格,他从那神圣的架上走到了无所不能、无限宽广的架下领域,由此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别样的王焕青,从绘画到多媒体创作,从漫画、动画、话剧到电视剧、音乐剧,从舞台剧的编写到导演,他不仅在拓展自己的创作技法,而且也在不断实现个人在创作过程中角色的蜕变。他天生就不是那种“安分守己”之人,他更不愿固守一种风格,更想挣脱架上艺术对其思维与视觉表达的羁绊。因而,他在艺术实践的同时,还将令人生畏的写作、编目、著述计划继续了下去。由此也让阅读者欣赏到《边区故事》(16集电视系列剧,北京电视台、河北省委宣传部)、《玻璃漫画》(40集电视系列剧,河北电影制片厂)、话剧《切.格瓦拉》(中央戏剧学院戏剧研究所)、《我们走在大路上》(中国2006年底一重要文化事件并引起多方讨论)、《在真理门外流浪》、《在我自己的黑暗里爬行》、《宁静深处——李士进的静物画》、《艺术反动派》、《北方的领诗》、《占山的诗与经》、《我眼里的孙纲》等多篇美文,通过这些看似和架上绘画无关,实则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种种文化行为,王焕青将自己对艺术的探索和人生感悟尽情释放出来,从中人们也窥探到并领略到了其略带荒诞感的内心挣扎。其实他所做的一切仍然是为更好地回到架上作精神和文化上的准备。


      至于我的所谓艺术,很多时候,我是尾随着自然的某些片断,着眼于社会的某些动势,然后就沉溺在自己的想象和理解当中。这种感觉使我有一种非比寻常的私秘感,犹如身处另一种维度。我的作品与触动我的事物之间的联系很脆弱,它只是一种心得,一种经过过滤的感受。这里面有我作为小市民的恐慌,作为底层人的忧虑,作为中年人的压抑和自嘲。我不指望它具有广泛性,假如某些时候偶然和谁的感受有所契合,那一定是孤独和孤独撞在一起了……

         ——王焕青《在我自己的黑暗里爬行》

       且不论王焕青的多元艺术探索取得了什么样的艺术成就,单就这种勇于尝试新事物,敢于冒险,求新求变的精神就值得人们对其抱有一种尊敬,他内心的那种对绘画的难以割舍的情结,又促使他浪子回头般地和李士进、孙纲组成了“三种目光”之阵营,又和刘学开、邢俊勤组成了“3的N次方”。在“三种目光”第一回展中,他的绘画中的那些如梦如幻梦、模棱两可的、模糊的悬而未决的画面,会让你产生一种独特的感觉,既令你精神焕发,也让你回味无穷。他创作的对象很富于节奏,能唤起阅读者强烈的激情,其绘画的灵魂是能够很好地处理各个要素的平衡,这种过人之处显然并非一日之功,而是来自多方面的艺术素养和长期的艺术实践。而在“3的N次方”展中,巨大而孤独的单色自画像,既没有强烈的色彩对比,也少了以往的宏大建构,虽不会让人激动,但均衡的构图、平的细节,却使这种单色画富于一种诗意,在日益紧张的、充满着欲望的都市化的现实中,一种当代人的茫然感、孤独感及自我在纷繁多元的日常景观面前的一种无所适从的窘境,就在这静悄悄的诗意中向人袭来。而近期的几幅作品更彰显了都市生活的文化脉络,它们在主题与风格上,也与过去保持着逻辑上的内在联系。我们可以看到都市化生活的表症——啤酒、女人、性,已悄然成为他的视觉表达语符,而在《西风》中,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王焕青对已逝青春的伤感与迷恋,一种发自内心地对艺术的追求,一种生命与生存的状态,裹挟着一种淡淡的孤独与忧伤,既像是对命运充满憧憬,但又无法承受命运的沉重,他在用绘画这种视觉表达方式,通过对文化记忆的糅合,讲述了一个一路从“毛泽东时代”走来的人,历经粉碎“四人帮”、改革开放及跨国资本和消费社会全面来临的个人成长经历,透过那巨大的灰色画布,让我们依稀地感觉到一种落寞与彷徨。回望新中国50多年的历程,正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构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维度,而鲁迅、萨特、弗洛伊德、叔本华、尼采、哈贝马斯、德里达、福柯则构成了人们精神生活的另一种维度。当大众文化和消费主义滥觞之时,流行与时尚又开始侵袭人们的心灵。王焕青再一次拿起绘画这个批判的武器,以他独有的一种激情、自信和勇气,试图去创建一个视整个社会现实为材料的,使个人成长经历变成艺术的叙述逻辑的乌托邦式的社会构想。《西风》还大胆地摆脱了以往的绘画习惯,借鉴中国传统民间壁画的形式,巨大的图式、简洁的强烈地用线造型的狂热与怪诞,昭示出了个人的欲望处境及与社会的复杂关系。每个阅读者都能从中深入了解到他那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视觉形象已被抽离出原来的历史情境而被编码为新的形象符号,那既是告别青春期的哀怨和玩世不恭的激愤的调子,而对经典的挪用,强烈的释放出了王焕青对于当代文化与现实文化幻灭的重新思考,那种对经典神圣性的批判,对现实焦虑的思考,通过其可辨的日益个性化的视觉形象,以极端个人化的方式,凸现出了他对当代艺术与社会人生的思考。

      焕青这新一轮的绘画也和不远的“三种目光”展及“3的N次方”中的图式拉开了明显的距离,他重新开始的绘画丝毫没有重复以往的绘画方法,他实际是在用一种对当代社会的新感受在画布上去填充他对这个社会日常图景的理解与判断,且不论他重新营造的视觉空间,重新组合的视觉结构及其视觉意象,是否能很好地表达出对当代文化问题的热切思考,单就他那种以一个“老革命者”的态度,极具勇气地去面对今天的社会现实,并以一种亲身的经验、经历及社会参与方式去重塑个人化的文化理想,这既是王焕青对80年代梦幻般的追忆,也是他今天的艺术实践。他用绘画的方式去缅怀那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和火热的年代,用绘画去鼓舞自己去探索未来新的可能性。


  纵观王焕青20多年的艺术历程,由于其多变的视觉方式,也使我们很难对其艺术风格作一概述和归类,但一个不可否认的时事是,他的那种从不盲目接受任何一种艺术传统,一种艺术风格和一种创作方法的特立独行的品性,他的那种不愿固守已有的绘画风格,不拘泥于一种创作手法,他就像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那样,几乎尝试了与绘画相关的多种艺术门类的创作,他游刃有余地穿梭其间,并始终能够进退自如。如果没有极度的自信心和充裕的文化知识储备,他是很难走到今天的。伴随着不断的希望与失望,升向空中和坠入深渊,王焕青虽然在艺术上取得过突破,也曾有过辉煌,但他依然是孤独而神秘的,真正理解他的人并不多,他一直致力于选择的是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方式,但伴随这种自由生活方式的是对孤独的全盘接受,他不带抱怨地生活着,不带抱怨这是一种尊严,他因其孤独而显得卓而不群。一个孤独者为我们营构的视觉意象必然充满着孤独,也必然夹杂着种种争议,但有一点却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他不断地去突破已有的定式、规则、世俗、偏见,不断地去超越自我,他为了实现自己的文化诉求与艺术理想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卡西尔在《人论》中曾说:“在艺术的领域里,如果没有丰富的个人经验就无法写出一部艺术史,而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系统的思想家,就不可能给我们提供一部哲学史。”

  历史是激情的历史,当王焕青满怀激情地参与了历史时,历史也因王焕青们的参与而灿烂无比。
2007年3月25日18:10分于石门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 打印 】

    相关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2018-11-22 9:47:54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2018-11-8 10:48: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