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时间:2018-11-22 9:47:54      点击次数:1477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作者:鲁虹     字体颜色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鲁虹专著《半路出家》封面

 

我与湖北美协

      半路出家,原意指一个人成年后才出家做僧尼姑或道士,后来常常被用来比喻某人中途改行,去从事另一项工作。因深感这个成语是对我人生的真实写照,故特选来作为本书的书名。

      我从小就渴望当一个画家,为了追求这一目标,也付出了多年的努力。有意思的是,就在我参加了几届全国美展信心大增、朝着这个目标迅跑的时候,我却为提高全面修养而糊里糊涂地走上了当批评家之路,以致成了一个半路出家的人。真有点“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味道。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在这样的过程中,陈方既老师对我的人生转向起了极大的作用。另外,我还感到,在冥冥之中,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把我拉向美术批评。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鲁虹的高考准考证

       1979年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创作的中国画《在知识的海洋里》荣幸参加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随后,应《湖北美术通讯》主编陈方既老师之约,我与几位参展的青年作者都写了创作谈。当时我是用“生活决定创作”的反映论模式谈了我创作的过程。大意是说在学校图书馆里,我看到了一个小孩爬上椅子在书架上翻书的情景,这不禁令我想起了当时勃起的读书热大潮等等。没想到,方既老师看了稿件后,竟然说我的文章写得很好。也许他不过是要鼓励一下我罢了,我却当了真。接下来又结合一个湖北美展写了一篇文章寄到湖北美协。结果我的文章不但刊登在了《湖北美术通讯》上,还使方既老师产生了要调我去湖北美协的想法。那是一个风气淳正的年代,很少有大学生为找工作去找熟人或送礼品的。

1992年与湖北的朋友在一起。

       大约是在毕业之前,并且是在一个美术展览的座谈会上,方既老师在了解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后,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到美协工作。我是想也没想就满口答应了。过了不久,方既老师便带我见了时任美协驻会主席的周韶华老师,同时向他递交了申请调我去协会工作的报告。韶华老师很快签字同意,并鼓励我今后要好好工作。那时的我,对于美协的工作性质一点也不了解。只是天真地认为,到了美协就可以成为专业画家,并有更多时间和条件画画……

       本来,在大学毕业后,我应该直接分配到湖北美协工作的,但因为相关方面未能与湖北美院人事部门协调好,所以我的档案被错投到了武汉一家中专。这也使得我在毕业的三年之后才正式调入湖北美协。从此,我便与周韶华、鲁慕迅、陈方既、李世南、聂干因等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工作、生活在了一起。出于崇拜他们的原因,我努力在各个方面模仿他们。一方面学习他们的勤奋作画的精神;另一方面也学习他们对理论的钻研精神。久而久之,我居然对艺术理论真还产生了一点点兴趣。

1990年 离开武汉赴广州前与朋友聚会(左起:李凇、彭德、严善錞、黄专、鲁虹、皮道坚、祝斌)

       在美协,我被分在了创作研究部,主要是协助方既老师编辑刊物、组织研讨会、整理各种座谈会纪要等等。方既老师是一个学养高深、心地善良的人。年轻时曾在国立杭州艺专师从林风眠先生,解放后不幸因与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曾卓等人是青少年时期的同学、朋友,而被打成了内控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思想影响分子”,并被“控制使用”。他还告诉我,在下放农村劳改时,他烧掉了所有藏书,一心要使自己发生脱胎换骨的革命性变化。在彻底平反重获新生后,他废寝忘食的工作,为的是要夺回失去的时光。晚年,他主要从事版画、书法创作及美术与书法理论研究,并且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极为可观的成就。在这当中,书法理论研究犹为突出,他出版了不少学术专著,是书法界公认的学术权威。每当谈及他的人生经历,他从不怨天尤人,反倒用自己的经历提醒我要珍惜时光,勤奋学习,力争做一个有所作为的人。事实上,跟随他工作的几年,我相当于是他的研究生。他从不单纯地让我干一些日常性的工作,总是会结合实际工作给我具体指导,然后开出若干书目给我读。隔一段时间,他就要与我讨论某些创作上的问题。明明是他给了我很多,他却总说与青年人交流让他很有收获。他的谦虚,还有他的豁达,实非常人所及。有时他还会给我讲如何做人的道理。这些都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人生。我视他为终身的良师益友。至今,只要有机会我总要去看望他,对于他,我干任何事都是难以报答的!

2012年与陈方既老师在一起

 

我与《美术思潮》

      初到美协的一年多时间里,我还在做着当画家的梦,那时的业余时间主要还是画画,即便抽了些时间读书,也不过是为了提高个人的修养以便画得更好而已。

       1984年以后,有两件事使我花在看书上的时间逐渐多了起来:第一、我的个人情感方面出现了一点点问题。因实在难于安心画画,我常常去看书以使心灵得到慰藉;第二、在改革开放以后,湖北美协从推动艺术变革的目的出发,创办了《美术思潮》杂志,而我又因工作需要,出任了该刊编辑部主任。正是在与一些优秀批评家交往的过程中,我深感自己理论知识的贫乏,为了和他们成为谈话对象,我不得不更加自觉地去看书。

       与传统的美术刊物不同,《美术思潮》在十分强调艺术变革时,还及时介绍了国内外新的艺术理论与创作现象。这使得它在很短的时间里受到了中青年艺术家与批评家的欢迎。《美术思潮》的主编是彭德,副主编是皮道坚。他们两人思想敏锐,富于探索精神,加上为人极好,具有号召力,所以一些后来在国内十分有影响的中年批评家,如黄专、祝斌、杨小彦、严善錞、李松、邵宏等人很快便团结在了他们的周围,并形成了一个十分有效率、十分有趣味的集体。在这个集体里,大家整天谈的都是学术问题,于是,我也对理论有了更深的兴趣。

鲁虹出版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史的书籍

       也许因为缘份使然,我与黄专、祝斌接触得要更多一些。应该说,我之所以很看重他们,最主要的是在他们身上,有着许多文化人没有的豪侠之气。相信凡是和黄专与祝斌接触过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即他们总是把朋友的情义看得十分重。托他们办的事,他们一定会尽力办,没有托他们办的事,他们也会主动地办,一点不图回报。在他们眼里,朋友的事,再小也是大的;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的。每当看到那些尔虞我诈和极端自私的人,我都会由衷地感到和这样的人交往实在是人生的幸事。只可惜天不假人,祝斌于2002年因飞机失事英年早逝,而黄专于2016年也因病去世。以往我回武汉也好,去广州也好,总会与他们抽空聚会,如今他们二人竟然离大家而去,这想起来都让人感到无比的心痛!

       黄专与祝斌都是十分有学问的人。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们当时不仅痴迷于贡布里希的理论,而且有意识地在运用贡布里希的观点写文章。因深受他们的影响,我也看起了贡布里希的书。说来也奇怪,以前只要看大部头的书,我都会犯困,但贡布里希的书却令我特别感兴趣,因为我从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体会到了他的理论——如图式修正的理论、情境分析的方法,包括具有历史感的问题意识都让我折服。在接触贡布里希之前,我对不谈形式、光谈观念与内容的空头理论是深恶痛绝的,结果也滑到了形式主义的泥坑里。贡布里希给我的最大启示是,艺术的形式(语言)问题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内部问题,只有将其放在艺术史与现实文化的框架中进行综合性研究,才能得出合理的结论。从这样的角度出发,我是把贡布里希的理论文章当作批评文章来阅读的——如他研究达·芬奇、拉·菲尔、康斯耐勃泰尔等人的文章等等就是楷模。再后来,我还把贡布里希的研究方法借鉴到了具体的艺术批评中,直到20世纪90年代,当我面对当代艺术时,又有意识地借用了巴特尔等人的符号学理论后,我才逐步偏离了贡布里希的研究方法。

鲁虹主编的三套中国当代艺术图鉴

        1984年,我的国画作品《我们这栋楼》参加了“第六届全国美展”;1985年,我的另一件国画作品《知音》也参加了“国际和平年青年美展”。在这样的情况下,受“理论热”压抑的画家梦又呈现于脑海中。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在一边画画一边写文章。祝斌见状告诉我:“一个人一生只能做好一件事,同时在两条战线上出击,肯定难以取得更好的成绩。”他还对我说:“如果把工作与个人的研究结合起来的话,你应该在理论研究上多下些功夫。”祝斌的话虽然并没有完全说服我,但我却重新调整了画画与理论的关系。特别在1986年以后,我已经基本是以做批评为主,以画画为辅了。1989年,我的国画作品《凉山印象》与《巍巍武当》还分别参加了“第七届全国美展”与“全国科普美展”。至今,有个别人还在为我惋惜,我自己有时也感到些许遗憾。这些年来,每隔上一段时间,我都要做一些有关画画的梦,直到现在,我也不敢说,我的转向或半路出家是否正确。但我完全可以说,搞艺术批评让我结识了一些十分优秀的老师与朋友,仅是这一点就足够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沈语冰 【 打印 】

    相关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2008》 2018-8-6 12:01:5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邵大箴】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 图片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