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法’观墨之陈九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法’观墨之陈九
时间:2019-1-30 9:43:51      点击次数:36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陈孝信     字体颜色


方式、方法第三

      陈九新“水图”所采用的正是学术界通常所认为的“水墨方式”——毛笔、宣纸、水墨、绘图、装裱这一套相对传统的方式,并没有去颠覆它们,但却是在传统所预留下的“薄弱地带”施展身手、独辟蹊径,从而进一步激活了传统的水墨方式,扩展了它的表达空间,强化了它的表现力,并把它推向了现代新水墨的前沿。

      第一个“薄弱地带”自然是水的运用。虽然从唐人开始就有了“水墨为上”的理念,但历来的文人画家讲究的却是“惜墨如金”,这样一来,水受墨之困,自然也就得不到充分的发挥,便也预留下了一个“薄弱地带”。后人的“泼墨法”,使水的运用趋于了一个极致,然而漫无节制地肆意泼洒,又常为人所诟病。明乎此,陈九的做法是:在泼墨的基础上,重新加以理性的节制,不使它过分地漫延,从而让水性的灵韵(Aura)得到充分的展示。

      第二个“薄弱地带”应是淡墨。古人虽也尚淡,“游心于淡,合气于漠”(庄子),“见平淡而抱素朴”(老子)。唐宋以来,又以“平淡为宗”。然而落实到淡墨的运用上,却未尽极致。现代画家——刘知白算是一位难得的开拓者,然应者寥寥。淡墨到了“新水墨”领域,才有了遍地开花的趋势。因何有如此的景况?这里面有着深刻的社会动因和人文心理因素,此处不作展开。事实是:陈九成为了又一位善治淡墨的高手。他对墨的节制,水的运用,层次的营造,晕、染古法的钻研,皆有其可圈可点之处。正所谓是:平淡天真,一片江南。古人有“逸品”之说,陈九的新“水图”,庶几可称之。

      第三个“薄弱地带”便是符号化。传统绘画囿于“似与不似之间”,虽也产生了一些符号(如树、石、竹等),但却始终没有走向符号化,这无疑是一个“薄弱地带”。


陈九 墨积C系列之(三)纸本水墨 43x78cm  2017

     在陈九的新“水图”中,我们可以找出的符号主要有这么几种:“卧蚕痕”(又像是放大了点或被截取的短线)、“菱格”及“菱格阵形”、“蚯蚓线”、“网络状”等,这些符号都是从现实生活中淬取的,或物候,或信息技术,当然也还有民间艺术与传统书画的元素。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卧蚕痕”,呈现为不规则形,或细长条,或扭曲状,中虚而边实,它很像是一个活体的借代符号,故而称它为“卧蚕痕”。上述种种艺术符号,再经过现代“集合”、“复数”、“并置”手法的处理,便联缀成了相对抽象的画面,从而也就摆脱了“似与不似”的束缚,并获得了一种现代品性。

     但这种品性陈九却没有把它贯彻到底,时不时地还会受到意象和趣味的渗透,甚至是干扰,因而始终未能臻于纯粹(只是在少数的作品中,例如《处暑》、《秋水吟》的局部和《墨积:D》等,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由此看来,陈九的符号抽象,仍处在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中。


 陈九 墨积·处暑 纸本水墨 43x151cm 2017


图式气象第四

    由于陈九的这批新“水图”逐渐地减弱了叙事和写照——这两大传统艺术手法,自然也就给他自己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迫使他必须依托于水墨语言的直接性和由符号单元所组成的图式语言来体现他所要表达的意义和精神需求。他做到了吗?回答是肯定的。

     关于水墨语言的直接性体验,留待下面讨论。这里讨论图式的力量。由于大量的符号单元的介入,使陈九的新“水图”呈现出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并给“新水墨”画坛吹来了一股清新自然的风。

     自然的诗性和人文的诗性,在他的图式里是互补和统一的,也正是这种互补和统一的诗性,构成了图式的内在力量,再辅以形式语言的建构:或“菱格阵”,或“网络状”,或对称、对比、平衡等等,使得他的图式虽不以强悍、霸气而夺人眼球,但却能以润物细无声和余韵悠远而沁人心脾。它虽不以批判姿态和揭露丑恶而入世,但它却在保持距离,与现实切割的同时,提供给了人们一种超然物外的姿态和冷静、理性的观察视角。    


陈九 墨积D系列之(一)纸本水墨 43x133cm  2017

   &